分分3D

                                                      来源:分分3D
                                                      发稿时间:2020-09-19 21:24:11

                                                      但在大选前通过提名,对共和党也有一个潜在好处,就是一旦大选出现纠纷、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最高院的“稳定保守多数”将能够一锤定音。

                                                      还有个别欧洲政客、社会活动人士,对本国严峻的疫情形势、高企的死亡数据轻描淡写,却忙于捕风捉影,搜寻万里之外的所谓“秘密”“阴谋”“黑手”……正是这些和疫情应对背道而驰的思想、行为,令欧洲各国在第一阶段防疫过程中走了更多弯路,付出更多代价。

                                                      特朗普会大意失荆州吗?

                                                      身高1米55的“犹太老太”金斯伯格,履历上有许多个“创纪录”。

                                                      对此,史卫忠解释了考量原因:入职查询会导致从业禁止的法律后果,所以要兼顾好有效保护未成年人不受侵害和维护涉案人合法权益、满足其正常回归社会需要之间的关系。

                                                      尽管WHO和许多公共卫生专家一再呼吁“尊重14天隔离期规则”,但越来越多欧洲国家开始不耐烦,奥地利、斯洛文尼亚、瑞士、爱尔兰和英国自说自话地将隔离期缩短为10天,法国和比利时更缩短到7天,“第二轮疫情”最早暴发的欧洲国家西班牙,其卫生部长伊拉在WHO发出告诫前正极力鼓吹“缩短隔离期是绝对必要的”。

                                                      而在2018年被提名的布雷特·卡瓦诺,曾是中间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法律助理,因担任白宫法律顾问和行政秘书这段经历,与小布什的关系密切,可能存在“倒戈”的倾向,但他经过了民主党在国会参院挑起的关于他涉嫌性侵的冗长而冒犯性的听证会后,日后再倒向自由派的可能性几近于零。

                                                      总统候选人拜登表示,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应该由本届大选的获胜者提名

                                                      比如,共和党人老布什提名的戴维·苏特,在大法官宝座上没几年,就成了铁杆自由派,并在2009年以“提前退休”确保了其继任者(自由派女将索尼娅·索托马约尔)由奥巴马任命。

                                                      特朗普这次再提名大法官人选,不排除选择一个不那么极端保守的人,甚至是一个政见相对模糊的女性联邦法官,以便在国会明年初换届前(也就是今年年底之前),尚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能快速批准。那样的话,日后这个新的大法官也存在蜕变为自由派的可能性。